偷香小說網 >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>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天狐往事

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天狐往事

  “利奇馬道友,看來你的身份很不簡單啊!當年那一別,說是不來你們蠻荒界域,沒想到兜兜轉轉,最終卻還是來了。”韓立隨即一笑,抱拳說道。

  “當初留給你化羽鱗,便是想著有朝一日,你來了蠻荒總會用的著。現在看來,當初的感覺是對的,韓道友你與我們蠻荒有緣吶。”利奇馬也是哈哈大笑道。

  “說起這化羽鱗,似乎也不太好用啊,我方才拿出來,反倒被人誣陷為假,差點就成了招搖撞騙的無恥之徒,被群起而攻之了。”韓立目光一轉,瞥了一眼慶典,帶有深意的說道。

  利奇馬聞言,眉頭微微一蹙,笑著說道:“我想這當中定然是有什么誤會,慶典道友,你說呢?”

  “少主所言甚是,都是……都是誤會。”慶典捂著斷了獠牙的一側臉頰,忙不迭的說道。

  “既然是誤會,現在澄清了也就無事了,你還是先去取回斷齒,你家老祖應該還有補救之法。”利奇馬笑著說道。

  “是。”慶典眼中閃過一絲不甘神色,應了一聲。

  而后,他轉身去了城墻上,將自己的斷齒拔了下來,就此離去了。

  “當日邀請韓道友前來,你未曾答應,今日主動上門,應該是有什么事情吧?若是有什么能幫得上忙的地方,還請直言,不用客氣。”利奇馬收回目光,沖韓立說道。

  韓立聞言,略一猶豫之后,還是將小白的事情告訴了利奇馬。

  后者聞言,神色微微一變,滿眼驚喜之色,激動說道:“居然身負墨眼貔貅血脈……若當真如此,救醒他可就不是韓道友欠我們人情,而是我們蠻荒欠了你一個天大的恩情了。”

  “小白與我關系非同一般,只要能夠救他便好,什么恩情不恩情的都是小事。”韓立目光微凝,神色鄭重說道。

  “好好好……既是如此,韓道友你立即隨我進城,我馬上帶你去八荒山面見真靈王。”利奇馬略一思量,開口說道。

  韓立聞言,卻是顯得有些遲疑。

  “怎么,韓道友莫非還有什么顧慮?”利奇馬問道。

  “面見真靈王一事非同小可,我風塵仆仆而來,今日又在這鎮荒城門口鬧出這么大動靜,實在是有些忙亂。不如改日再去面見如何?”韓立面帶笑意,不置可否的說道。

  “倒也無妨,那你便先隨我去我的府邸贊助,等你準備好了,我再帶你面見真靈王。”利奇馬聽出了韓立話語中的推脫之意,隨即說道。

  “少主,哥哥與我今日也是久別重逢,先前我已經邀請他去我們天狐族了。”這時,一旁的柳樂兒忽然開口說道。

  “小子,居然與天狐族的小仙女兒也是舊識,艷福不淺啊……”利奇馬聞言,有些意外地看向韓立,先是一陣朗笑,隨即壓低聲音,小聲說道。

  “道友誤會了,我們只是……”

  韓立話還沒說完,利奇馬就已經擺擺手打斷了他的話,拋給他一個自己什么都懂,不用解釋的眼神。

  韓立看得一陣無奈,柳樂兒卻只是掩嘴輕笑。

  “對了,這銀角犀和云紋虎兩個部族,雖然只是偏遠小族,卻是他們首先發現的小白,一路又護送我們過來,功勞苦勞算是都有了……”韓立指了指后方的車隊,說道。

  “放心吧,他們兩族我自會安置好,日后部落封地和資源優待都不會少的。”利奇馬瞥了一眼遠處的車隊,笑著說道。”

  “那就有勞了。”韓立略一抱拳,說道。

  而后,他去與桑圖兩人交待一聲,便讓他們跟利奇馬走。

  后者經過了起初的跌宕起伏,如今可謂峰回路轉,自知他們兩個部族,皆是飛黃騰達指日可待,對韓立更是越發感恩戴德,強忍著傷痛,也要起來叩拜。

  臨別之際,韓立取出那枚化羽鱗遞給利奇馬,說道:“物歸原主。”

  “你收著吧,之后我會昭告下去,此物乃我親自所贈,日后便不會再出現今日這般不快了。”利奇馬略有些歉意,說道。

  韓立想了想,便也沒有拒絕,將之重新收了起來。

  待他們都離去之后,韓立才和柳樂兒在眾人的艷羨目光中,緩緩步入城中。

  “哥哥,你方才為何要傳音給我,讓我說那些話,你與少主不是舊識么,何必拒絕他的好意?”柳樂兒走在韓立身側,有些奇怪道。

  “我與他雖然認識,但卻不算知根知底,加之他身份特殊,我有些懷疑他當年送我化羽鱗的目的,自然無法完全信任。”韓立搖了搖頭,說道。

  還有些話他沒有全都說出來,對于那位真靈王,他一樣有些不放心,打算到了天狐族以后,也打探些關于他的消息,之后再決定到底要不要面見對方。

  “哥哥,說起來,你怎么會與少主相識的?”柳樂兒又問道。

  “這個說來就話長了……對了,你們將他稱之為少主,這是為何?”韓立反問道。

  “他是真靈王白澤的后裔,自然就是我們的少主。據說之前一直漂泊在外,也是百余年前左右才回歸蠻荒的,但是一經回歸,就頗受器重,就連族長見了他,也得稱一聲少主呢。”柳樂兒解釋說道。

  “原來如此……之前倒真是看走眼了。”韓立點了點頭,喃喃說道。

  “哥哥,這些年族長一直有意封鎖你的消息,不讓我知道。不過,我總有辦法偷偷打聽,知道你一路輾轉了許多仙域,期間還鬧騰出了不少大事。我是又覺得擔心,又著實有些羨慕了……”柳樂兒狡黠一笑,低聲說道。

  “一路上輕松愜意的時候少,更多時候都是被人追殺逃命,這有什么好羨慕的?”韓立眉頭微蹙,有些不解道。

  “自由啊……待在族里是安全,可是實在無聊,每天除了修煉,就是聽族長絮叨傳道。我倒是更懷念當年和你一起闖蕩的日子。”柳樂兒有些惆悵道。

  “若是能得安穩,還是安穩的好……修仙,修仙,修的是仙道,求得是長生,可不是顛沛流離,終日惶惶不得所安。”韓立也沒由來有些愁緒,緩緩說道。

  柳樂兒歪著腦袋聽著韓立說的話,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。

  兩人便這么一邊聊著,一邊往天狐族的駐地而去。

  橘紅色的夕陽已經墜下城頭,天色也是逐漸暗了下來。

  ……

  是夜。

  韓立隨著柳樂兒來到了八荒山下某處一片高大建筑前。

  此處建筑和那座黑色石城頗不相同,用一種蒼青色的材料建造而成,風格也截然兩樣,處處都能看到一些靈獸圖案或者浮雕。

  而在這座青色建筑最高處,還有一座高大白色九尾巨狐雕像,比周圍的建筑都高出一截,雕像對著天空仰頭長嘯。

  韓立看著那座白色九尾巨狐雕像,眉頭微皺。

  白色巨狐雕像上散發出一股莫名的龐大氣息,壓制的他體內諸多真靈血脈運轉有些不暢。

  “石頭哥哥,這里是我們天狐族在八荒山的駐地,這座雕像是天狐圣祖的圣像,里面蘊含一絲圣祖的真靈血脈,對其他族群的血脈之力會產生一些壓制作用,你收斂起體內的真靈血脈就好了。”柳樂兒注意到韓立的神情變化,急忙說道。

  韓立聞言,默運《天煞鎮獄功》,收斂體內其他真靈血脈,只留下雷鵬血脈之力,那股不暢之感頓時消減大半。

  “天狐圣祖?他可是叫柳岐?”韓立面色一動,問道。

  “哥哥你怎么知道柳岐老祖?天狐族內如今也沒有多少人知道他的存在的?”柳樂兒聞言,俏臉上露出驚訝之色。

  “偶然聽人說起過。”韓立看到柳樂兒的神情,心中一動,并沒有告訴柳樂兒實情,輕描淡寫的說道。

  “柳岐老祖并非天狐圣祖,圣祖當年乃是八大真靈王之一,但是后來無故失蹤,柳岐老祖當年乃是天狐一族的絕世天才,有望承繼天狐圣祖的所有血脈之力,成為新一任的天狐真靈王,可惜他后來也無故失蹤,我們天狐一族這才頹微至今。”柳樂兒嘆了口氣,說道。

  韓立聽聞這些話,面色平靜,內心深處卻是各種念頭急轉。

  他和柳岐老祖在灰界相遇,有和狐三多番相處,看到了很多,也聽到了很多。

  他本來一直以為對天狐一族的情況已經了解的頗為清楚,所以才和柳樂兒來天狐族這里打聽情況,現在看來,自己知道的仍然只是非常片面的信息。

  “你看我,和哥哥說這些做什么。走吧,我帶你去見一下族長,你們以前見過的,他老人家實力高絕,對待后輩也很慈祥,只是比較看重長幼尊卑,哥哥你待會說話恭敬一些,說不定能有一番機緣呢。”柳樂兒看到韓立面無表情,以為他對天狐族的事情沒有興趣,馬上轉過話頭,對韓立眨了眨眼睛,有些神秘的說道。

  韓立心中一動,腦海中頓時浮現出當年在蠻荒界域救過自己,卻又嚴令自己不得和柳樂兒再接觸的白衣中年男子的身影。

  當年兩人相見的過程并不怎么愉快,不過那人也算救過自己一次,理應前去拜見,于是便點了點頭。

  (http://www.vbccqj.live/xs/17/17478/469686303.html)


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vbccqj.live。偷香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touxiang.la
白银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