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說網 >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>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故人重逢

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故人重逢

  老者說完,便收回了目光,便失去了興致一般,轉身下了城頭,打算就此離去。

  走出一步后,他忽然記起一事,隨即嘴唇翕動,傳音給慶典道:“那個人族生死隨意,天狐族人卻不可傷。”

  在得到肯定答復后,老者這才徹底離開了。

  得到了老者默許的慶典,臉上浮現出一抹獰笑,兩顆外凸獠牙上也不禁閃過一道寒光。

  “嗷!”

  只見其猛然一張口,發出一聲咆哮。

  其血盆大口當中頓時有一片紅色光芒蔓延開來,化作一道巨大的血紅漩渦,從中傳出一陣陣強大無比的吸引之力,朝著韓立身上籠罩了過去。

  韓立早就已經察覺到了異樣,所以先一步逆轉體內真言寶輪,不等被那股力量束縛時,就已經身形一個模糊的從原地閃身離開了。

  然而,他身形才剛一動,就忽然覺得整個肩膀一陣麻木,之前被巖漿傷及到的地方,竟然有一種無法言喻的古怪力量蓬勃生出,似乎正與慶典口中那股吸引之力遙遙呼應。

  不管他移動到了何處,那股力量都會如影隨形一般追隨而至,隨之而來的便是那道血紅漩渦。

  并且隨著時間越來越長,那股吸引之力也變得越發強烈起來,血色漩渦席卷速度也隨之越來越快。

  終于,這股力量暴漲到了韓立以時間法則之力也無法抗衡的地步,其身形竟是一閃之下,被撕扯著橫移了過去,直接落入了血色漩渦中,被其一卷之下,消失不見了。

  “哥哥!”柳樂兒一聲驚呼,卻為時已晚。

  她怒目看向慶典,慶典則是回之以嘿嘿一笑,一副滿不在乎的模樣。

  其余圍觀眾人一陣人聲鼎沸,不少人發出唏噓之聲,卻沒有人敢多說什么。

  桑圖和云豹面色早已煞白一片,愣愣的望著韓立消失的方向,面面相覷。

  在眾人詫異的目光注視下,柳樂兒似乎平息了臉上怒意,朝著一步一步慶典走了過去。

  ……

  此刻的韓立,則進入了一片古怪虛空,整個人懸在了半空之中,一股股腥熱難聞的臭味撲鼻而來。

  而在他身子前方,直掛著一道巖漿瀑布,腳下更是翻滾著一片巖漿湖泊,里面不斷有氣泡冒出和爆裂。

  韓立皺了皺鼻子,定神環顧四周,但見周圍空間不算太大,四面盡是暗紅色的墻壁,上面流淌著猩紅色的巖漿,還在如同活物一般上下起伏著。

  他心中疑惑之際,雙目便轉做了幽紫之色,朝著四周查看而去。

  這一掃之下,就發現在那有些不規則的四壁之下,竟然有道道脈管分布,里面竟然還有絲絲縷縷的仙靈力流淌。

  “奇怪……莫非這里是那廝的腹內空間?我該不會被這家伙給吞了吧……”韓立以九幽魔瞳探查過后,腦海中不禁生出如此念頭,不由得摸了摸鼻子,喃喃自語道。

  就在他心生疑惑之際,四周暗紅色墻壁忽然開始劇烈的蠕動起來,并朝著中央擠壓過來,不斷將周遭空間收縮。

  頭頂上方的那道巖漿瀑布也是陡然變得洶涌澎湃起來,一股熾熱朝著韓立當頭沖了下來。

  韓立心中一緊,雙手左右一揮,一陣青光閃爍,三十六柄青竹蜂云劍紛紛攢射而出,劍身之上光芒頻閃,分出無數道青色劍光,朝著四面八方疾射而去。

  一時間,這片狹小空間之中頓時劍氣縱橫,劍光四溢。

  然而,盡管劍光凌厲,四周的墻壁卻絲毫不為所動,根本無法破開。

  隨著墻壁的不斷收縮擠壓,韓立能活動的范圍也變得越來越小,四周的密集劍光也無法施展,紛紛消失不見。

  上方的巖漿瀑布也終于落在了他的身上。

  韓立只覺得有千鈞重力當頭砸落,身子猛然一墜,就跌落入了下方的巖漿湖泊之中,整個人被熾烈的巖漿淹沒,渾身上下灼痛難耐。

  他心知若是被四周空間徹底閉合,自己定然就要被封印在這巖漿湖泊之中,即便短期之內未必有性命之憂,可時間一長,也難保不會生出什么變數。

  思量間,只見他一手沖天一揮,三十六柄青竹蜂云劍合而為一,劍出如龍,驟然飛射出了湖泊,在四壁擠壓之下生生開辟出一條通道。

  韓立身形如電,緊隨其后的飛掠而出,另一手持著那只玄天葫蘆,葫口出青光盤旋,將頭頂砸落的巖漿瀑布直接收入其中。

  沒有了那道瀑布的阻礙,前方雖然氣息依舊熾熱難耐,但卻已無法阻止韓立的前進。

  一直沖出約莫百丈高度后,韓立終于從擠壓的四壁中沖了出來,隨后身形幾個起落,來到了一處穹窿空地。

  空地前方,那條巖漿瀑布從中垂落,順著流淌而下。

  韓立身形一晃,借著玄天葫蘆之勢從巖漿瀑布中一穿而過,發現后方的地帶更加空曠,只有兩根白色石柱佇立在前方,上面似乎有陣陣封禁之力傳出。

  “呵呵,可算是找到門路了……”韓立心中一喜,將青竹蜂云劍和玄天葫蘆都收了起來。

  他目光落在兩根雪白石柱上,摸著下巴,仔細打量起來。

  ……

  與此同時,外面的城門口處,柳樂兒正一手指著慶典,質問道:

  “你把哥哥弄到哪里去了,為何我感應不到他的氣息了?”

  “那小子已經進了我的腹內空間了,用不了一時半刻,就該被元火巖漿熔化了,你自然是感受不到他的氣息了。小妹妹,不如認我當哥哥吧,如何?哈哈!”慶典望著還不到自己一半高的柳樂兒,哈哈大笑道。

  “可憐吶,真是可憐……”

  柳樂兒一聽此言,非但沒有驚慌,反而稍稍松了一口氣,口中說道。

  慶典本以為柳樂兒說的是韓立,但見她神色如此變化,心中頓時有些疑惑。

  “你敢把石頭哥哥吞進肚子里,你就等著后悔吧……不,應該說,你后悔也已經遲了……可憐……”柳樂兒忽然露出一抹同情神色,說道。

  慶典聞言,心中一慌,心中頓覺有些不妙。

  下一瞬,他的口腔處便有一聲轟鳴傳來,隨之便有一陣烏光亮起。

  緊接著,就見其身影猛地朝前方一撲,打了一個趔趄,幾乎摔倒,其口部更是鮮血狂噴,一根外凸的獠牙從根部崩斷,如一柄彎刀一樣呼嘯飛出,直接釘入了城墻之上。

  “呼啦”一聲!

  那道烏光一離開慶典口中,便飛快漲大,借著光芒一斂下,從中現出一尊三頭六臂的魔神的身影。

  其一身真靈血脈催動到了極致,令周圍許多圍觀之人見狀,竟然都生出一股由衷想要膜拜的沖動。

  “我就知道你會沒事的。”柳樂兒見韓立這副模樣,眼中雖閃過了一抹意外之色,仍笑著說道。

  韓立沖著柳樂兒微微點了點頭,朝著另一邊的慶典望去。

  “不……”

  慶典嘴角淌著血跡,看著墻上的斷齒,已經憤怒得快要失了理智。

  這兩根獠牙,被其用無數奇珍祭煉了不知多少年,已相當于六品仙器般的存在,乃是他封禁體內空間的重要所在,如今被韓立打斷一根,就等于從此敞開了門戶,要修復得花費不小的代價,如何能不令他暴怒?

  “小子,我要你死……”慶典口中爆喝一聲,身上紅光大盛,身軀竟是快速膨脹起來,很快就超過了城墻。

  其周身之上的暗紅紋路開始朝四處蔓延,一雙瞳孔徹底轉為了血紅之色,渾身上下也開始有絲絲縷縷粉紅色的霧氣溢出,看起來就像是要現出慶猿本體一樣。

  韓立見狀,也絲毫不再壓制自身氣息,體內真靈血脈與天煞鎮獄功全力運轉,身形同樣開始暴漲,絲毫不遜于慶典。

  圍觀眾人見狀,得知這二人是打算拼死一戰,紛紛朝著更遠地方退離而去。

  而這時,卻有一道身影越城而來,從天而降,落在了慶典的肩頭。

  慶典被此人一踩,身形頓時一矮,隨即一巴掌朝著自己肩頭拍去。

  結果當他看清那人面容時,頓時清醒了過來,生生止住了自己的手掌,身形也開始快速縮小,很快恢復了原狀。

  韓立目光一掃,就發現方才站在慶典肩頭之人,竟是一名身材挺拔,容貌俊朗的青年男子,其身著白色法袍,一頭雪白長發以攢珠玉冠高高束起,看起來玉樹臨風,瀟灑不凡。

  “韓道友,許久不見了……”男子主動開口,朝他打了聲招呼。

  韓立并不認識此人,但一探查對方身上氣息,臉上便露出一抹恍然神色來。

  此人不是別人,赫然正是此前被關押在歲月塔中的利奇馬。

  周圍眾人見其現身,竟然紛紛面色大變,沖其抱拳行禮,就連慶典和柳樂兒也不例外,不敢有絲毫怠慢。

  一聯想到那枚化羽鱗,韓立頓時猜測到了利奇馬的身份,目光微微一閃,身形也隨即開始快速收縮,直至恢復了原狀。

  慶典此刻已經冷靜下來了幾分,眼見利奇馬似乎與韓立相識,便也不敢造次,只是默默站在一旁,滿臉的猶疑之色。

  (http://www.vbccqj.live/xs/17/17478/469686323.html)


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vbccqj.live。偷香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touxiang.la
白银走势图